抑郁症的学生可能表现出技能缺陷

根据新的研究,有抑郁症状的早期小学生更有可能出现学业赤字的风险。

密苏里大学(MU)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二,三年级表现出轻度至重度抑郁症状的孩子比没有症状的孩子出现技能缺陷(如社交技能或学业困难)的可能性高六倍。父母和老师在识别儿童抑郁症方面也有困难。

美国焦虑与抑郁协会报告说,在6至12岁的儿童中,多达2%至3%可能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当您要求老师和父母对孩子的抑郁水平进行评分时,他们的评分通常只有大约5-10%的重叠。例如,老师可能会报告孩子在上课时难以交到朋友,但父母可能不会在家里注意到这个问题。” MU教育学院的教授Keith Herman说。

“有些人会认为重叠是儿童幸福的真相,而分歧是错误,但我们需要探索他们各自看到儿童行为和心理健康的不同方面的可能性。”

赫尔曼(Herman)和教育学教授温迪·赖因克(Wendy Reinke)完成了对643例小学儿童的概况分析,以探索如何利用学生,教师和家长报告之间的模式来全面了解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

他们发现,尽管该研究中有30%的儿童报告说有轻度至重度抑郁的感觉,但父母和老师经常未能将孩子识别为抑郁症。但是,教师和家长更擅长识别可能预示抑郁的长期风险的其他症状,例如社会问题,注意力不集中和技能不足。

赫尔曼说:“识别可能在以后生活中患抑郁症的孩子的黄金标准是要问孩子自己。” “但是,即使孩子没有说自己感到沮丧,某些外向行为也可能为孩子的心理健康状况提供线索。对于老师和家长来说,重要的是要及早发现这些行为,以防止抑郁症引起的长期问题。”

Herman说,有两个重要步骤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1.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可以通过将孩子的自我报告纳入心理健康评估中,与老师和父母一起尽早发现抑郁症状。

2.筛查还应考虑社会困难,注意力不集中和技能缺陷,因为这可能有助于为处于危险中的学生提供进一步的抑郁症状之前的支持。

在学校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使用潜在特征和过渡分析来了解儿童抑郁症状的知情者评级模式”。合著者包括阿拉巴马大学助理教授丹尼尔·科恩(Daniel Cohen);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副教授Rick Ostrander;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助理Lori Burrell;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副科学家伊丽莎白·麦克法兰(Elizabeth McFarlane);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安妮·杜根(Anne Duggan)。

资金的一部分由联邦母婴健康局,Annie E. Casey基金会,David and Lucile Packard基金会以及夏威夷州卫生署提供。内容仅是作者的责任,并不一定代表资助机构的正式观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